岳阳县女性网

天全县腾讯

图为周文斌受审

核心提示:今天,江西省南昌市中院对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涉嫌受贿、挪用公款罪一案作出一审宣判,数罪并罚判处其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周文斌在交代和忏悔材料称:我骨子里的想法是,男人来到世上,一要征服世界,二要征服女人。接近周文斌案调查组的人士介绍,周文斌在“双规”期间承认,他的情人多达20多个,最小的27岁,最大的45岁。保持关系最久的长达8年。 

原标题:一个大学校长的权力边界

今天,江西省南昌市中院对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涉嫌受贿、挪用公款罪一案作出一审宣判,数罪并罚判处其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法院经审理查明,周文斌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2111.8万元、港币30万元、美元1万元、韩元90万元、购物卡2.4万元、卡地亚手表一块(价值3.86万元),两次个人决定挪用南昌大学公款人民币共计5875万元进行营利活动。

历时13个月,引发了舆论高度关注的周文斌案有了一个结果,周文斌所涉及的贪腐问题也得到法律的确认。

30多岁就当上厅级干部,42岁担任江西省唯一一所211重点高校的校长,周文斌达到了个人权力的顶峰。在担任南昌大学校长期间,他运用自己之前任职时开拓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校园建设模式,完成了南昌大学新校区建设,成为最大政绩。

然而,周文斌霸道、独断的工作方式,加之缺乏监督的建设模式,使他最终落马。10年间,周文斌在南昌大学究竟做了什么,说了什么,2015年1月26日至2月初,京华时报记者在南昌、北京等地进行了采访。

江西政界人士认为,周文斌的落马源于权力的滥用,身居高位却对权力缺乏敬畏,没有把握好一个大学校长的权力边界。

起家:41岁已获任正厅级干部

周文斌出身草根,在江西政界人所共知。1960年,周文斌出生在湖南衡阳一个普通工人家庭,上大学前还曾作为知青下乡插队。1978年9月,周文斌考入当时的华东地质学院(现已更名为东华理工大学)地质系水文地质专业。周文斌的几名同学回忆,周文斌应该属于他们中的“佼佼者”,“这个人勤奋,好学,也聪明,当时的学习成绩是名列前茅的”。也正是在校期间的优异表现,周文斌也获得了老师的衷爱。

1982年大学毕业时,由于成绩卓著,周文斌留校任教,并考取了后担任华东地质学院院长李学礼的研究生。在担任8年教师后,周文斌担任水文地质工程系副主任,也正是从这时开始,周文斌走上了仕途。而他的仕途也从此顺风顺水,最终平步青云。

一些熟悉周文斌的江西政界人士表示,周文斌在华东地质学院任职期间,表现出了工作能力强、魄力足。到1995年10月,周文斌被任命为华东地质学院副院长,已官至副厅级。2001年3月,李学礼因年龄原因卸任华东地质学院院长,而周文斌的仕途更上一层楼,被任命为该院院长,官至正厅级。

除了仕途亨通,周文斌最为得意是,在担任院长的近两年时间里,他还摸索出一套校园建设模式。据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,这套模式被周文斌概括为“自己省一点,上面的钱要一点,别人的钱用一点,以后的钱用一点”。“自己省一点”主要是学校合理进行资源配置;“上面的钱”主要是向主管部门要钱,这些钱应该多去要;“用别人的钱”就是多种渠道引进社会力量参与办学;“用以后的钱”就是先到银行把钱借过来,把房子建起来以后很快就能形成生产能力,偿还自然不成问题。

在这套模式指引下,东华理工大学老食堂改造工程中,通过经营权置换社会资本投资,学校最终一分钱未出。学生宿舍建设中,社会资本被引入,这在当时的江西省属于史无前例。最终,在东华理工大学任职的不到两年时间里,该校在抚州、南昌两个校区先后建设完毕,面积达到3000亩、建筑面积94万平方米。对于这个政绩,周文斌自我评价为:有胆识、有魄力,同时自己也无私。

政绩:建成4500亩南昌大学新校区

东华理工大学位于抚州市,在经济并不发达的江西来说,已经不在一类城市的行列。2002年12月中旬,江西省委宣布任命,周文斌担任南昌大学党委副书记、校长。虽然是正厅级平调,但南昌大学与东华理工大学有着本质区别,它是江西省唯一一所211重点高校,自然是江西省内高校的“龙头老大”。周文斌当上南昌大学校长,在江西高校系统的人士们看来,其实属于“升官”了。

当时其实正处于国内很多大学的大规模新校区建设时期,也包括了南昌大学。周文斌在东华理工大学期间的政绩卓著,特别是摸索出的一套校园建设模式属于独创性思维。江西省政界知情人士透露,正是基于此,他被确立为南昌大学校长候选人之一,并最终脱颖而出,“周文斌确实有两下子,面对南昌大学即将开始的新校区建设,省领导对他寄予了厚望”。

南昌大学新校区的位置选在南昌市红角洲的前湖附近。规划面积3600多亩,后来又加入900亩。南昌大学前湖新校区面积达到4500多亩。2003年,新校区建设正式展开。多名目前在京工作的南昌大学学生对京华时报记者表示,周文斌在学校各种会议上讲话时多次提出,要将校园建成全国一流水平,甚至要超过北大、清华。这种提法让很多学生觉得有些“水份”。

运用东华理工模式说干就干,在南昌大学新校区建设中,在后勤建设方面,南昌大学与香港多伦多集团签订协议,协议资金2.2亿元。由多伦多集团出资,负责建设学生公寓以及与之相配套的食堂商业街等项目。工程完成后,多伦多集团拥有南昌大学前湖新校区内步行街的15年经营权。经过3年左右的建设,到2006年7月,前湖新校区建设基本完毕。而其实,从2005届开始,南昌大学的新生就开始在前湖新校区就读。建成后的新校区内,人工湖、假山、广场齐备,加上全新的教学楼、宿舍楼,学生的就读环境优越。国内一些熟悉南昌大学新校区的教育界人士认为,南昌大学这座新校区仅就硬件条件来说,在国内大学中也属于一流。而江西省政界不少人士也认为,建成南昌大学新校区,周文斌功不可没。

然而,到南昌大学任职后,周文斌的很多致命缺点也完全暴露,并最终导致了他的落马。

独断:“最帅校长”画皮下的权力滥用

南昌大学一些毕业生回忆,周文斌到任南昌大学校长后,喜欢和学生们互动,经常深入到学生中,听取学生们的意见。42岁的年龄和出众的外表,让他在学生中很快有了亲和力,很快,“中国最帅校长”的称呼在南昌大学学生间不胫而走,并迅速扩散。但是,在教职工、校领导班子之间,周文斌却是另外一套做派。

从2015年1月26日开始,京华时报记者在采访期间,一些学校中层干部、曾经在南昌大学任职的领导对周文斌做了一致的评价,“此人当校长时,工作作风霸道、独断专行,对别人的意见毫不理会”。南昌大学一些知情人士介绍,周文斌任职期间,在学校重大问题上,完全是自己说了算,上级规定的“三重一大”问题必须经过集体讨论,周文斌对此置若罔闻。而一名熟悉南昌大学工作的老领导透露,周文斌在工作中几乎成了“一支笔”,1000万元的支出,不经集体讨论,完全由他个人拍板后签字确认。工作作风霸道、独断专行的问题,在周文斌任职后很快就表现出来,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,从2004年开始,就有人向纪委举报周文斌。

说起周文斌行使权力的独断,南昌大学很多人可以举出一大箩筐。多名知情人士介绍,大约是2009年前后的某一天,学校一些领导先后收到短信,短信来自一名刚被任命为学校某机构负责人的女士,“感谢领导们的信任,我今后一定勤奋工作”。这一短信让校领导们不明就里,任命学校中层干部,他们竟然完全不知情。几天后,周文斌在开会时才提到,这一任命是经过他同意后下达的。周文斌“任性”的行使权力也没有忘记遮掩动作。南昌大学一名负责财务的中层干部介绍,基建工程款的支付,是学校最大的一项开支。一般是由学校领导审批同意、基建工程处审核无误后,由财务部门负责支付。该干部说,周文斌在任期间支付的基建工程款的审批单上,实际没有周文斌的签字,最终是由一名副校长签字。以至于周文斌落马后,该干部一度感到了诧异,“我印象中他好像没经手基建工程,怎么会涉及这么多基建工程领域的腐败”。对此,南昌大学的领导层都清楚,如果没有周文斌的首肯,副校长的签字不能起到决定作用。而在工程建设领域,周文斌一直是一人拍板。

上述人士的说法从周文斌的履历里就可见一般。2002年12月,周文斌被任命为南昌大学党委副书记、校长。该校当时并没有党委书记。2005年4月,周文斌被任命为该校党委书记,成了党政一肩挑。直到2007年2月,江西省任命郑克强为南昌大学党委书记。而2010年4月,郑克强因年龄原因卸任南昌大学党委书记。一直到2011年11月,胡永新才被任命为南昌大学党委书记。一所211重点大学,长达近两年时间无党委书记,这显然是一个极为不正常的现象,背离了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。江西省政界知情人士介绍,在党委书记空缺的两年里,周文斌的校长权力行使,已经到了完全失控的程度,遇事抛开集体讨论,完全由他一个人决定。而检方指控的周文斌所涉嫌的受贿犯罪,全部发生在周文斌一人独掌权力期间,而不是党委书记、校长分设的几年中。

江西省纪委知情人士透露,周文斌在落马后已经承认了自己行使权力的独断专行。而江西省政界一名高层权威人士则透露,2007年,江西省派专人到南昌大学任党委书记,实际是已经从长期对周文斌的举报中发现了他的问题所在,“周文斌长期党政一肩挑,权力已经滥用,派党委书记就是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”。而后来出现南昌大学长达近两年没有党委书记,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苏荣应该负主要责任,“苏荣实际非常器重周文斌,两年不派党委书记,就是为了让周文斌充分享受权力”。

而对于周文斌的表现,担任过南昌大学党委书记的郑克强在2010年卸任时曾在公开渠道,对周文斌做过告诫。郑克强提到,周文斌这个人胆子大,想干事能干事,如果把握不好有可能会出事。3年后,郑克强的这一判断成为现实。在南昌采访期间,京华时报记者试图采访郑克强,但未果。

面子:耗资千万搞金龙雕塑被上级领导批评

霸道、独断专行的工作作风,权力不受制约,任性的使用,也使周文斌热衷于做表面文章,搞面子工程的缺点充分暴露。

2015年12月,京华时报记者来到南昌大学新校区,在校门口,宏达的拱形校门留下了深刻印象。这一被称为“亚洲第一校门”的宏大建筑,正是在新校区建设期间完成。早在2006年前后,这一校门就通过互联网上的帖子的传播而全国闻名,当时就招致了很多批评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这一校门耗资3000多万。南昌大学一些学生回忆,周文斌在各种场合也多次大谈此校门,“大家都看得出来,这个校门是周文斌的得意之作”。除了宏大的校门,南昌大学新校区内正气广场上的两尊金光灿灿的“中华正气龙”也是周文斌最得意的作品,然而,仅仅就这两尊金龙就耗资1000多万。

据南昌大学的知情人士介绍,周文斌原本是要将金龙安放在学校二门上方,但此举遭到了南昌大学领导层的一致反对。周文斌最终只能将安放地点选在正气广场。直到今日,南昌大学教职工、学生、江西教育系统、政界的很多人士均认为,这两尊金龙明显与校园应有的基调是完全不融合的,“周文斌的心思难以理解,只有寺庙里才会有这种金龙雕塑”。

反对金龙的并非只有南昌大学的教职工,还有上级领导。 2008年10月,一位上级领导视察南昌大学,周文斌等校领导陪同视察。视察团乘坐的中巴车围绕校园行驶,停在了正气广场附近,周文斌起身,向领导介绍起这两尊金龙,“这是中华正气龙,象征着江西走向腾飞,中华走向腾飞”,谈吐之间,周文斌流露出他对金龙的洋洋得意。而多名在场的政界人士回忆,中巴车刚停下,全车人不知道究竟要看什么。周文斌介绍金龙时神采飞扬,而来视察的那位上级领导见周文斌介绍金龙,立刻扭头,车内顿时气氛尴尬。在场的政界人士认为,上级领导虽然未对金龙表态,但扭头不看其实说明了一切。

反感“中华正气龙”的不仅仅是一位上级领导,另一位来南昌大学视察的上级领导则毫不隐晦的直接提出批评。南昌大学的知情人士回忆,这位上级领导在南昌大学视察期间,周文斌故伎重演,向领导重点介绍金龙。周文斌刚说了几句,就被这位领导打断了话茬,“一个大学为什么要搞这种东西,不太合适吧,还不如放一块石头”。对金龙鸣鸣得意的周文斌再次碰了一鼻子灰。

江西省政界人士透露,无论是校门还是金龙,都属于周文斌搞的面子工程。同样的面子工程还体现在校园的绿化、人工湖建设等方面,现在看来,这些面子工程浪费了数亿资金。

浮夸:一系列浮夸行为遭老教授作诗讥讽

除了爱搞面子工程,周文斌还给人留下了浮夸的印象。

2012年9月,南昌大学新闻系北京校友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。多名南昌大学毕业的在京媒体记者回忆,周文斌在讲话中提到,要让南昌大学新闻系超过人民大学新闻系。这一讲话让在场的很多人倍感尴尬。会后,大家议论更多的则是,这位校长明显表现出了浮夸的一面。除了学生认为周文斌浮夸,南昌大学教职工有着更深入的观察。一名教职工说,周文斌在任期间,除了搞校区建设,也没有忘记学术建设。当时周文斌做得最多的就是坐着飞机全国乃至到国外到处跑,搞各类的学术交流活动。在周文斌的安排下,南昌大学的校领导层、中层干部、基层教职工一批批的走出去,进行“学术交流”。而从现在看来,这些交流活动究竟取得了哪些学术成果,对学术科研带来了哪些好处,南昌大学很难有人能具体说清。而最为重要的是,这些活动究竟产生了多少支出,也成了一笔糊涂账。

南昌大学退休教授金峰(化名)最看不惯周文斌的浮夸。2015年1月27日,金峰对京华时报记者表示,在南昌大学建校90周年纪念大会上,周文斌列举一系列数字,以展示其任职以来学校取得的学术成绩。在金峰看来,真正的学术成果不该用数字来衡量,“当时对周文斌的印象就两个字——浮夸”。在听到身边其他同事对周文斌的各类批评意见后,爱作诗的金峰作了一首题为《拟蜂蝇》的打油诗讥讽周文斌的浮夸:常爱嗡嗡四处飞,无勋无绩寄光辉。愚人不识君身假,犹效勤蜂枉自吹。

金峰说,拟蜂蝇是这样的一个物种,外表看着像蜜蜂,实际却是苍蝇的一种。拟蜂蝇也喜欢往花丛里飞,好像也在勤奋地采花粉,但是还是难以掩盖其苍蝇的本质。金峰认为,这很符合周文斌的为人。

作风:“男人在世,一要征服世界,二要征服女人”

在周文斌的交代和忏悔材料中,周文斌写下了这样的话:我骨子里的想法是,男人来到世上,一要征服世界,二要征服女人。这是男人成功的另一个标志。那就多发展几个情人吧,这样也可以满足自己做成功男人的虚荣心。周文斌承认,由于学术交流的原因,他去西方国家的机会较多。出访过程中阅读了大量现当代西方主要性学家的著作,浏览了大量色情网站,并参加成人话题的网聊,体验了西方的性文化,对西方开放的生活方式羡慕不已。

正是在这一观念的指引下,周文斌在生活作风方面“偏离航线”。接近周文斌案调查组的人士介绍,周文斌在“双规”期间承认,他的情人多达20多个,最小的27岁,最大的45岁。保持关系最久的长达8年。江西省纪委的人士也证实,早在2005年左右,就有人举报过周文斌的生活作风问题,周文斌落马前,此类举报还有很多。

荒唐:安排风水先生为学生“科普讲座”

校园里安放金龙雕塑遭唾弃,而周文斌迷信风水,达到了近乎荒唐的程度。

在京工作的南昌大学毕业生罗宇(化名)回忆,从2008年开始,学校推出了“前湖之风”系列学术科普交流活动,安排在每周末举办。校方邀请来自其他高校的学者为学生们讲授涵盖天文、地理、历史、传统文化、社会发展等各种类型的知识。在罗宇看来,这一系列的讲座让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学生受益匪浅,“一位研究传统文化的教授讲过《爱喝茶的男人不易变坏》,大家听着笑着,就记住了不少关于茶叶、茶道的东西”。

南昌大学的一些教职工介绍,“前湖之风”讲座是时任校党委书记的郑克强等校领导策划推出的,一直持续到了今天。周文斌也没有忘记这个舞台,但他的想法让校领导、教职工和学生们不禁大跌眼镜,周文斌准备安排一名风水先生为学生讲风水!负责具体安排的教职工很为难,向其他校领导请示,该提议遭到一致反对。讲风水不好听,周文斌最终打出“讲授易经知识”的旗号,安排这名风水先生登上了“前湖之风”的讲坛。仅仅讲座还不够,周文斌最终决定以学校名义,聘请这么风水先生担任了学校顾问。

周文斌迷信风水,除了安排风水先生讲座,还表现在直接请风水先生为自己看风水。接近周文斌案调查组的人士介绍,周文斌在一份交代材料中曾提到,2006年9月,南昌大学领导班子从老校区搬入新校区的办公楼内,周文斌就请了一名风水先生为他看风水,该风水先生看过后,为周文斌出了主意。为了辟邪和保障仕途顺利,应该在新校区行政办公楼前广场的一个特定位置埋些东西,周文斌照此执行。周文斌的一些身边工作人员则表示,在风水先生安排下,周文斌的办公室内的布置也很讲究,“这里放个狮子,那里放一盆专门的花草,为的就是确保他官运亨通”。

而在2012年,周文斌多次被举报涉嫌贪腐问题,一次出差期间,迷信风水的他遇到一名风水先生,由于自感该人看得很准,周文斌将此人请到南昌的家中看风水。在这名风水先生指引下,周文斌对家中布局做了调整,以寄托他“平安闯过举报风波”的心理预期。然而,风水先生为他指的保平安的招数没有奏效。2013年5月9日,周文斌最终落马。

尾声:步入“后周文斌时代”注重内涵发展

作为主政南昌大学长达十年的领导,周文斌的落马给南昌大学带来的震动有多大,是一个很容易就能想见的问题。京华时报记者登录南昌大学官方网站发现,网站里已经找不到关于周文斌的任何信息。特别是“历任校领导”一栏中,周文斌的名字已经不在。江西政界人士认为,周文斌的落马源于权力的滥用,身居高位却对权力缺乏敬畏,没有把握好一个大学校长的权力边界。

12月初,南昌大学相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南昌大学已经进入了内涵型发展的新时期,摒弃周文斌时代的浮夸、务虚名成为重要任务。同时,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已经成为这所高校的最重要任务。目前,南昌大学完善并制定《党政会议议事规则》、《“三重一大”事项集体决策办法》、《工程项目审计制度》等多项涉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管理规定和规章制度。在江西省高校系统率先组建校园巡查组,对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实施常态化巡查。始终保持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,周文斌落马后的一年多时间内,南昌大学纪委受理信访件95件,给予党纪处分3人、政纪处分3人、约谈4人、诫勉谈话2人。树立正确的权力观、把好权力关、制约住权力行使,已经成为南昌大学领导班子的共识。

江西省政界普遍认为,南昌大学已经进入“后周文斌时代”,吸取周文斌案的教训,把学校建设引入新的时代,已经成为南昌大学建设的主要方向。

京华时报记者张剑

天全县腾讯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